海贝贝小说网 http://www.hbbtbx.net

舒青舒情霍云城的小说(舒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舒青舒情霍云城的小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舒小青写的《陆总别虐了,舒小姐已改嫁》,主角是舒青。主要讲述了:舒青嫁给陆卿川,别人都说舒青修了八辈子的福气才能钱色皆得。 只有舒青知道这其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舒青知道陆卿川不爱她,舒青知道陆卿川对苏洛欣关爱有加。 可舒青一次次忍让只换得陆卿川将她成为对外敛财的女公关,甚至将她送给了别人。 只因为,陆卿川爱的从来不是舒青………

《主角舒情霍云城的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舒青,跟了陆卿川整整七年。

既是陪他翻云覆雨的女人,又是对外替他招揽财富的女公关。

在嫁给他第七个年头时,我被他亲手送上了别人的床榻。

只因为,他爱的从来不是我……

比如此刻我刚离开墓园,身旁男人的电话就响了—

“.......嗯,在回城的路上,大概两个小时候左右。”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柔软。

我能猜出来打电话来的人是谁,苏洛欣。

陆卿川的此生最爱。

除了她,没有人能让冰冷薄凉的陆卿川那么温柔相待。

挂了电话,他侧眸看我,俊朗的眉宇拧了起来,有些不耐烦,“下车,速度点。”

我看了一眼四周,有些害怕,这四周都是荒山野岭,在这里下车?

我张了张口,有些苦涩,“卿川,这里是高速公路,能不能........”

“下车!”他语调加重,有些怒了。

我闭嘴了,谁都能求陆卿川,唯独我不能。

开了车门,下车。

我脚刚落地,宝蓝色的保时捷已经绝尘而去。

从凤凰山庄到叶城,一百七十公里的路程,三小时的车程,陆卿川将我放在高速路上后绝尘而去。

还真是够绝情了。

我回到叶城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早上八点了。

在高速公路上走了整整六个小时。

等我刚走进陆家别墅—

“太太,你回来了,脚怎么了?先生呢?”正在打扫卫生的陈嫂瞧见我跌跌撞撞的进了别墅。

急忙上前扶我。

坐到客厅里,她去拿药,唠唠叨叨道,“这脚是怎么了?你不是和先生一起过去看老太太和老爷的么?怎么弄成这样了?脚上都是水泡。”

我有些累,靠在沙发上不想动,疲惫道,“苏小姐有事,他过去了,我走回来的。”

陈嫂叹了口气,端来温水,替我清洗着脚,看着上面的水泡,心疼道,“先生也真是的,苏小姐能有多大的事?把你扔在路上,造孽啊!”

我笑了笑,闭上眼睛假梦,走了一夜,累得很。

陆卿川是我丈夫,29岁,叶城首富陆家长子,世人眼中的天之骄子,精明稳重,帅气俊朗。

我嫁他,别人说我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这一生遇上这么一个金龟婿,钱色都得了。

可,这其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能把自己的妻子三更半夜丢在荒郊野外的高速路上,去接小三的男人,应该算是渣男中的战斗机吧!

别墅外有汽笛声传来,陈嫂擦了擦手,起身道,“怕是先生回来了,我去瞧瞧。”

我闭着眼睛,微微点头,累得很,不想说话。

皮鞋声在耳边响起,我睁眼,撞入那双深邃幽暗的眸子里,心里微微失神,片刻,淡然移开。

“华宇金融公司的合作案子你负责,两个星期之内搞定。”清冷,孤傲的声音。

我坐直了身子,看向一旁面色寡淡的男人,微微点头,“恩,我知道了。”

他扫了一眼我泡在水里的双脚,微微拧了拧眉宇,“走回来的?”

“恩!”

“没钱?”

呵!荒山野岭,就算有钱,人家也不一定敢载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在死亡公路上的女人吧!

“走路散步,算是锻炼身体了。”回了他一句,我起身,转身上楼。

走了一夜,着实累得很。

回到卧室,进浴室洗了澡,披着浴巾出来。

看着靠在床头的男人,我微微敛眉,他此时不是应该去公司么?

“不累?”他抬眸,合上手上的合同,一贯冷清的开口。

我低眸,浅声道,“还好!”

随后我走到床尾的贵妃椅上坐下,扯过毛巾擦着头发,淡淡开口道,“你今天不用去公司么?”

“不急!”他开口,掀开被子去了浴室。

我和陆卿川的相处很怪异,不像正常的夫妻,也不像完全陌生的陌生人。

我们能在一起谈工作,也能在一起做夫妻之间亲密的事,他若是需要我,我就必须马上出现,若是不需要,我必须马上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很可悲的关系,我知道他心里有个放不下的女人,也知道我于他像是一块可有可无的抹布。

可我还是摆脱不了这种关系。

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下身披着浴巾,头发湿湿的,有水珠顺着他健硕的胸膛滴落,男色惑人,莫不过如此了。

“过来帮我擦头发。”他走到床上坐下,清冷开口,声音低沉,没多少情绪。

我很听话,乖巧走到他身边,安静的替他擦着头发。

却突然被他搂住,身上的浴巾被他扯掉了,纵然已经很多次。

2.

但我依旧还是有些不适应,微微扭动了一下身子,有些沙哑道,“今天……”

昨夜走了那么多路,我实在累。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抬眸看向我,一双黑眸深邃如海,有些幽幽微冷的光。

薄凉的声音宣示着他的不可违抗性,“嗯?”

我不说话了,作为一个名正言顺的宠物,是没有说话权的……

他有些厌恶的开口道,“去洗澡!”

我强忍着疼从床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进了浴室。

这种日子,三年了,浑浑噩噩过了三年,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再次回到卧室,他已经睡着了,俊朗的侧颜,可谓颠倒众生。

走到床尾的贵妃椅上,我卷缩着身子靠了上去,实在累,只想好好睡一觉。

醒来,已经是晚上了,天色暗了下来,床头的灯有些昏暗。

大床上的陆卿川已经走了,有敲门声传来来,我清了清嗓子道,“进来!”

陈嫂端着青粥和牛奶,看着我道,“太太,饿了吧!来,吃点东西,睡了一天,胃怕是空了。”

我盘腿坐在贵妃椅上,看着她道,“先生呢?”

她将青粥和牛奶放在我旁边,走到床边收拾床铺,开口道,“下午的时候就走了,走得挺急的,怕是公司里有事。”

拿过牛奶,我浅浅笑了,是公司有事么?

怕不是,能乱他步伐的,也怕只有那个女人。

休息够了,自然是要办正事的。

我化上淡妆,穿上套装连衣裙,一贯干练简洁的风格。

“太太,你要去公司么?”陈嫂将我包递来,顺口问了一句。

我摇头,低头在玄关处穿鞋,“我约了华宇金融的总裁在夜魅谈合作,晚上我要是回来的太晚,就不用等我了,早点睡!”

“这么晚了谈事,你可要小心些。”她叮嘱。

我抬眸,浅浅一笑,从她手中接过包包,开口道,“我知道的,没事,我会掌握好分寸,别担心!”

拿着车钥匙出门,车子是陆卿川配的,并非来自他的好心,只不过是为了不要让我看上去太寒酸,影响了陆家的门面。

夜魅,顾名思义,叶城最大的夜总会基地,将车子停靠在灯红酒绿的大楼下。

有泊车小哥上前接过我手中的车钥匙去停车了,我直接进了夜魅,和大厅前台的服务员打了招呼。

直接去了我提前和华宇金融集团总裁蒋总约好的包房里,夜魅很大,兜兜转转才找到蒋总所在的包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