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贝贝小说网 http://www.hbbtbx.net

想吃泡面是身体缺乏什么最新热门小说_想吃泡面是身体缺乏什么全本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想吃泡面写的《穿成末世女配,队友全员丧尸》,主角是严梨殷北楚。主要讲述了:她穿了。 刚穿进来就被丧尸啃了一大口。 白嫩的左手手臂上有一个血洞,不断地冒着鲜血。 她生无可恋地靠着浴室的墙壁,瘫坐着…… “不可能,我一个女配,不去推进男女主剧情,成了丧尸,这合理吗?” 不合理,所以她没有完全丧尸化,还保住了人类的理智,最终变成了一只不吃生肉的丧尸。 她:“……” 行吧,总比那些丑东西强! 可是,为什么总有丧尸往她门口送食物?还是新鲜的…… 丧尸抬手:“呃(你吃)!呃(你吃)!” 她:“救命!能不能不要再往她门口送生肉了!” 怎么总有丧尸担心她饿死?…

《想吃泡面是身体缺乏什么》精彩章节试读

严梨穿了。

刚穿进来就被丧尸啃了一大口。

白嫩的左手手臂上有一个血洞,不断地冒着鲜血。

她生无可恋地靠着浴室的墙壁,瘫坐着。

穿为集「恶毒、绿茶、觊觎男主、千方百计谋害女主、作死、拖后腿、圣母、菟丝花」等等。

所有女配该有的特质,于一身的末世女配。

按道理讲,她应该是推动剧情发展,促进男女主关系的关键人物才对。

可剧情还没开始,她还没发挥关键作用,就要嘎了?

她十分茫然:“剧情里没这part啊。”

回想一小时前,她还是个被老板炒了鱿鱼后,在家躺尸的失业青年。

拿个外卖的功夫,她就磕门把手上,磕死了。

然后她就到了这里,到了这里,倒是无所谓。

爸妈离婚后,各奔东西,她由奶奶抚养长大,奶奶去世后,她就孑然一身了。

去哪儿活,不是活。

可她从没想过会来到末世啊,还是有丧尸那种。

天知道,她一睁眼,看到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和一个血盆大口时,是什么心情。

她当时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手臂就被扑上来的丧尸,活生生撕掉了一块肉。

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她迷迷瞪瞪的脑子瞬间清醒。

求生的本能,迫使她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能。

她使出全力踹开了那只丧尸,转身摆开手臂,玩命地逃跑,才没被陆续扑上来的丧尸生吞活剥。

身上的连衣裙和恨天高有点限制她的发挥,为了不摔倒,她以一种很奇怪的姿势行进着。

她脚下生风,很快赶上了前排的队友。

白色的裙角,以极快的速度,从身旁掠过,队友们望着远去的奇行种,纷纷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是刚才那个嘤嘤嘤,走一步摔一步,柔弱得不能自理的菟丝花?

没了她拖后腿,队友们很快拐进了一栋楼里,顺利甩开了丧尸。

由于她感染了,她的队友们便把她自己丢在这里自生自灭了。

严梨无奈地叹气,大难临头各自飞,她也不会怪他们。

手臂上伤口不忍直视,剧烈的痛令她不得不蜷缩着身体,身体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

完了,要尸变了。

惨烈的伤口,流出了黑色的血,严梨呼吸急促,视线和意识开始模糊,身体的抖动越来越剧烈。

随后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地上穿着白色连衣裙的人,抽动了一下。

严梨缓缓睁开眼睛,她坐起来,迷茫地看着四周。

眼下黑漆漆的,应该是晚上了,隐约能看见是浴室的轮廓。

左手手臂痒痒的,她下意识地上手抠了一下,抠出了一手的液体。

嗯?

她靠近闻了闻,好浓的血腥味,她的意识慢慢回笼。

是了,她想起来了,她穿了,并且被丧尸给咬了,昏死之前,她开始尸化了。

那她不应该变成丧尸了吗?为什么还有意识?

她扶着墙缓缓站起身,打开浴室的门,在门周围一阵摸索,找到了电灯开关。

浴室一下子就亮堂了,她捂着眼睛缓缓适应光线,顺便观察了一下房间。

房间里家具齐全,装修简易,暖色被子,和散落在椅子和床上的女士服装,无一不在说明这房间的主人,是个女生。

房间拉着窗帘,她这才前去打开了房间里的灯。

想到浴室里的磨砂玻璃窗和通风口,她拿起床上的几件衣服,过去挡住了浴室的几个口子。

如今非常时期,以免灯光泻出去,引来非祸。

做完这些,安心下来后,她后知后觉自己手上身上都是干涸的血渍。

她站到洗手台前,正想洗手,镜子里的脸,令她大吃一惊。

这不就是她的脸么。

“我是在做梦?”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染上了血渍,好吧,不是在做梦。

镜子里,手臂上惨不忍睹的血洞还淌着血,估计是她刚才抠出来的。

她打开水龙头,清洗着手臂和脸上的血迹,一边清洗,一边忍不住嘀咕。

“这人名字与我一样,样貌也与我一样,忒巧了吧。”

清洗完,她按着左手臂上的伤口检查,手臂上的伤口,溃烂得很严重,再深一些的话,就要见到骨头了。

伤口旁边的皮肤呈紫色,她摸了一下旁边的皮肤,似乎已经坏死了,一点感觉也没有。

除此之外,她没有任何的不适。

她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她这是活下来了吧,既没有变丧尸,伤口也不疼了。

她心大地拍了拍胸口:“嗐,我就说嘛,推动剧情的人物,哪能那么快就下线啊。”

伤口看着太瘆人了,得先处理一下。

可她翻遍了整个房间,只找到几盒感冒胶囊与胃药,以及一盒止血贴。

她拿着小巧的止血贴,比对了一下自己的伤口。

严梨:……

这么大个口子,这一盒都不够她贴啊。

不过在床头柜的底层,她倒是找到了一把剪刀和一个打火机。

她一手握着剪刀,一手握着打火机,条件有限,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她打开衣柜,取出几件衣服,剪出了一些布条,用来包扎伤口。

坏死的肉必须剪掉,她烫了烫剪刀后,咬着牙,着手处理坏死的肉,发现一点也不疼后,她加快了速度。

简单包扎好伤口,她去衣柜又拿了一套衣服,换下了满是污秽的连衣裙。

衣服不太合身,房间的主人比她大只,她将裤脚挽了好几圈,才露出脚脖子。

穿戴完毕,她对着镜子整理一下上衣,镜子里的脸,仍是让她有种不真实感。

她敢肯定自己绝对是磕死了,这具身体额头光洁,没有伤口,百分百不是她的身体。

可样貌,身高,体重都没有变。

“穿越了还用原皮,穿越皮肤也要氪金啊?”

同时她心里不禁疑惑,如今的女配很卷的好不好,哪一个不是貌美如花,倾国倾城。

这张平凡的脸,能当女配?

她也不是嫌弃自己的脸,毕竟都用了二十多年了。

她对自己的脸有自知之明,就是单纯觉得,她这张脸能迷惑男主身边的人?让他们背刺男主?

她拿起脚边换下来的恨天高,陷入沉默中,这么高的跟,她当时怎么做到健步如飞的。

2.

她缓缓坐到了床上,她现在整个人,包括思绪都是乱糟糟的。

她必须要整理一下,现下的状况。

她穿过来时,应该是她把整个队伍搞团灭的时间点。

原主那时候没被咬,因为她把别人推上去给她挡刀了。

原主一边秉持着死队友不死自己,不断把队友推出去,一边又大喊大叫,吸引更多的丧尸。

队友真是大冤种,摊上这么个玩意儿。

她穿过来顶替了原主,相当于干了一件大善事。

没找人挡刀,也没有给队友拖后腿。

于是,队友们完完整整地离开了,最后受伤的只有她。

严梨叹息一声,好在她有女配光环。

她将大难不死全部归功于,所谓的女配光环。

不然,没有别的解释,能解释她为啥被丧尸咬了,现在还硬挺地活着。

“原主的记忆里…”

原主和她同名同姓,是个学生,与男女主是校友。

末世爆发之后,她跟着一批同学逃出来了。

然后,她发挥了女配的特质,把队友给搞团灭了。

接着,她就遇到了男女主所在的队伍,之后,更是将女配的特质,发挥得淋漓尽致。

通过稳定的发挥,她不单推动了剧情的发展,还给男女主的感情添砖加瓦,锦上添花。

最后,她光荣地领了盒饭,成为了丧尸大军中的一员。

虽说她以前的生活也挺操蛋的,知道自己穿越,她还有些小小的期待。

没想到啊…世事无常,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好死不如赖活,既来之,则安之。

况且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她的福气肯定在后头呢!

只要避开男女主,她的命就算是保住一半了,剩下就是要解决,如何在末世生存的问题。

水,食物,药品,这三个是她眼下最急需解决的。

目前是丧尸爆发初期,还有电,能烧开水喝,水暂时可以不用考虑。

但光是食物和药品,就够严梨烦躁的了。

怎么想,这次穿越都不是很值,还不如她以前的操蛋生活呢。

她颓废地躺倒在床上,一宿过后,天终于亮了。

严梨从床上起身,她昨晚睁着眼睛,看了一夜的天花板。

可能是身心太紧张了,她一点也不困,熬了一晚,也不觉得累。

不累,但肚子饿。

屋里一点食物也没有,都被前队友们搜刮走了,反正她都被咬了,不拿白不拿。

他们也是幸运,一拐进这楼里,就看到这门上插着钥匙。

钥匙,门板和墙上都挂着血肉,屋子的主人估计是没来得及进门。

队友们离开之前,还贴心地把门带上了,免得她丧尸化后,跑出去祸害别人。

真是她的好队友。

她饿了一晚上了,如果她去照镜子,就会发现自己现在整个人,都散发着饿鬼的气息。

这周围丧尸挺多的,昨晚一整个晚上,丧尸发出的各种响声动静不绝于耳。

想要食物和药品,就必须得出门,但…

门上有猫眼,她趴在上面仔细观察,由于猫眼染了血,满目的血红,令她有些许不适。

猫眼视线有限,她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条门缝,往外探了探身,楼道里没有丧尸。

一楼大概有四五个房间,都关着门呢,有丧尸,也被关起来了,挺安全的。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楼梯上有没有丧尸。

但她转念一想,如果真有丧尸,前队友们离开的时候,应该也给引走了吧。

楼梯在左边,右边是出入大楼的大门,她蹑手蹑脚走到大门口处,大门是铁栅栏。

目光所及之处,没看到丧尸的影子。

她扒拉着铁栅栏四处张望,远处的路上晃悠着些个丧尸。

它们衣衫褴褛,身上或多或少沾着血色,脸皮重程度腐烂,脸型呈现扭曲状,面目已然全非。

它们或站立,或四处盲目走动,偶尔发出几声低吼。

在如此寂静的清晨,显得诡异又不寒而栗。

一只离得近的丧尸猛地转头,与她四目相对,她吓得够呛,立刻闪身回屋,关上了门。

虽然她对自己磕死之后,穿到另一个世界接受良好,可她对丧尸有阴影啊。

一想起刚穿过来时的场景,她就整个人不停地打哆嗦。

她伸出手,用力捶了捶自己那不争气的腿。

抖啥,真没出息。

想活下去,她必须面对恐惧。

末世初期,丧尸行动力不算快,小心些的话,她完全是可以避开它们的。

她缩在门后,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才勉强打起精神。

她回去找了件厚一点儿的外套,给自己套上,再用布条将自己裸露在外的手臂,手背,脖子,脚腕都给裹上。

有了防护,还得有武器。

厨房里有水果刀,还有扫把,她去掉了扫把头,正好当长棍使。

还得找个袋子,装食物和药品。

她一眼就相中了,柜子上面放着的,粉白蓝三色条纹编织袋。

这玩意儿好啊,容量大,结实耐用又防水,简直不要太爱,她以前装行李都爱用这东西。

她将水果刀放进袋子里,背好袋子,拿上扫把棍,蹑手蹑脚地开门往外走。

手握上铁栅栏时,外面路上的丧尸,忽然发出了巨大的吼叫声,她咻的冲回了房间里,啪一下把门带上了。

外边丧尸的吼声震耳欲聋,看样子是有活人。

她悄悄拉开一点窗帘,小巷子比较窄,她只能隐约看到一群乱糟糟的身影,从前面巷口道路跑过。

不知多久,声音渐渐停歇了,她缓缓打开了门,凑到铁栅栏上。

路上的丧尸都不见了,到处轻悄悄的,方才的动静,把丧尸都给引走了。

天助她也。

她拿起家伙,朝反方向走,她走得很慢,走一步就要回头看一眼居民楼。

但凡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她就紧张得不得了。

这地儿她不熟悉,离得太远,她担心自己等会儿跑回来会迷路。

这里貌似是城中村,居民楼居多。

走了好一会儿,她看到了一家药店,没找到吃的,先找些药也好。

丧尸爆发的时候,正值白天,很多店家都开着门营业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