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理想小镇[无限] 第95章 再生

小说:我的理想小镇[无限] 作者:青色羽翼 更新时间:2022-05-22 00:25: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穆思辰考虑了很多种情况,才选择了让林卫看自我图片这个方法。

  他想起贺飞的公司有很多人看过蝴蝶图腾,这些人都没有进入异世界,这证明看到异世界的图腾、被污染都不是穿越异世界的条件,林卫看到自我图片,未必会被拉进游戏中。

  而且就算他也来到异世界,他看了自我图片,应该也会进入希望小镇。

  系统曾说过一句令穆思辰在意的话,希望小镇可以作为玩家登录的安全屋。

  这是不是代表,一旦异世界的污染渗透过于严重,希望小镇还能起到保护现实世界的作用。

  即便林卫真的被牵涉其中,有自我图片在,他也能顺利退出游戏。

  既然林卫一定要了解这件事,穆思辰等人也确实需要帮助,就以这种方式保持合作吧。

  穆思辰收到了开通下载权限的验证码,他严肃地对林卫说:“我先说明一下看了这张图片的后果,看到它后,你或许可以无障碍地跟我们交流,看到很多平时看不到的事情。但它有一个副作用,就是看过它后,在一定时间内,你会对我产生一种莫名信任的情绪。

  “当然,在远离我后,这种情绪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消失。”

  “如果看了很多次呢?”林卫问道。

  穆思辰瞧了瞧程旭博,觉得程旭博等人除了宛若死忠粉丝一般信任他外,其他倒是一如既往得正常,正常生活、正常工作、正常思考,而且这种信任也不是无脑信任,像贺飞还能时不时和他唱反调,提出一些相反的意见,有自主思考能力。

  他的自我图腾,真是所有图腾中最没有危害性的了。

  “信任维持得久一些。”穆思辰说。

  “真是无害的图片,和我了解到的不同,给我看吧。”林卫笑道。

  穆思辰为林卫开通了下载权限,扣除500能量值。

  他并不意外那句“和我了解到的不同”,林卫能够如此笃定地相信他,除了总经理事件和应茂事件外,一定还有更多的案件支持着林卫的观点。

  被渗透污染害死的人,绝不止这几例案件。

  只是这个世界人口太多,仅是他所在的国家每年死亡的人数便有数百万,全世界更是多达数千万,这些因污染死亡的人,融入庞大的死亡人数中,就变得相当不起眼了。

  林卫见到一张画得很精致的图腾,他看过后,审视了一下自身,觉得自己没有发生改变。

  但他知道,那些被图腾影响到精神的人,没有人认为自己有问题。

  自己是无法发现身上的改变的,所以他才带了单奇过来,为的就是让单奇做自己的眼睛。

  正如穆思辰所猜测的,林卫对异世界污染渗透一事的了解,远不止他所说的那么少。

  事实上,他们特事处(国家特殊事件处理部的简称)早在半年前,就发现了一起和图腾有关的案件。

  当时他们将这起案件当做鞋教处理,认为被害者都是被洗脑的。但在调查过程中,渐渐发现这其中似乎存在着超自然&3记0340;力量。

  主犯突然猝死,从犯在特事处的监视下,没有任何征兆地死亡。

  特事处在逮捕这些嫌疑犯时,就对他们做了身体检查,确定这些人没有健康隐患,但他们还是死去了,死法与刘总案件中的苏女士几乎一模一样。

  没有暗杀,没有疾病,即便是特事处派人牢牢看守仅存的幸存者,对其进行24小时的监护,却还是没能阻止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莫名死亡,死前表情释然,眼中闪着光芒,好像有谁来接他一般。

  此案件的受害者无一例外地失去了这段记忆,他们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做出很多平时绝对不会做的事情,也不记得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只有几个记忆力特别好的受害者,隐约记得他们曾经看过一个图腾,但具体是什么图案他们也不记得了。

  以当前的科技水平,没有任何一种催眠手段能够让人无任何生理预兆地死亡,也没有任何一种精神洗脑的方法可以让所有人同时失忆。

  说句不够科学唯物主义的话,这些人就像是被鬼附身了一样。

  之后的一个月内,特事处在全国范围内,陆续发现几起类似案件,其中有两起是模仿犯罪,另外三起则是同之前的案件一样,离奇死亡,又离奇失忆。

  那之后,特事处做了大量的工作。

  他们排查了每一例猝死案件,寻找可疑点,再排查可疑人物。

  但无一例外地,线索都断掉了。

  林卫没有对穆思辰说实话,他其实并不是因为刘总猝死案件才注意到穆思辰,他恰恰是因为穆思辰,才注意到刘总猝死案件中存在超自然因素。

  应茂是猝死的,林卫理所当然地查到了他,也注意到了穆思辰那个突兀的电话。

  但当时林卫并没有打草惊蛇,而是继续关注着穆思辰,也由此发现了刘总猝死案件中的不寻常之处。

  他观察了穆思辰一段时间,发觉这个学生的生活很规律,每天一直在学校宿舍内打游戏,除了最近一周游戏技术突飞猛进外,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林卫分析过穆思辰的性格,他认为穆思辰警惕性较强,如果穆思辰真的遇到了超自然事件,一定不会相信凭借普通的武装力量可以解决这件事。

  这时他贸然去学校找穆思辰,即便是表达出自己特事处的身份,穆思辰也未必会卸下心防,对他和盘托出。

  只有在穆思辰遇到某些麻烦时,他挺身而出,才能最大限度地取信穆思辰,让穆思辰说出真相。

  穆思辰是林卫调查案件至今,发现的一个重要的突破口,林卫不想让穆思辰对他产生过多怀疑。

  他选择了穆思辰与贺飞连夜买机票这一天在机场拦截他们,犹如雪中送炭,果然让穆思辰相信了他,肯说出部分事实。

  只是林卫没有想到,他竟然连看到、听到真相的资格都没有。

  另外,林卫这次行动也是有一定风险的。

  他注意到穆思辰是四人组的老大,在四人中有一定的威信。聊天记录也显示,很多重要时间点都是穆思辰提议,其余人无条件同意的。

  林卫也担心穆思辰四人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无害,他们或许同那些群体性案件类似,也在谋划着一场大型的洗脑活动。

  记即便他们真是那么糟糕,林卫也打算卧底敌人内部,查找真相。

  所以他才带上了单奇。

  林卫需要单奇做他的眼睛,帮他审视他的精神状态。

  尤其是在穆思辰发送图片的时候,林卫想起了群体案件的模糊图腾,心中的警惕升到最高。

  林卫的余光瞥到单奇身上,单奇以极其微小的幅度轻轻摇头,告诉林卫他没看出任何异常。

  确认过自己的精神状态后,林卫才放心地重新审视这次案件。

  这时,他发现脑海中忽然多出一段记忆画面。

  林卫想起,他进门后,看到程旭博从那么小的坛子中取出一具女尸,他当时眼睛明明看到了,大脑却没有识别到这件事。

  正如穆思辰所说,是他的大脑发现危险,蒙骗了他,让他无法“看”到近在眼前的真相。

  如果不是林卫情绪表达比较内敛,这个时候他恐怕会吃惊地大喊出声。

  即便他没有这么做,表情也透露了他的心情。

  穆思辰一直观察着林卫的神情,见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后说:“看来我们终于可以正常交流了。”

  “真是神奇,”林卫说道,“我们继续吧,看看我还能接触到什么样的奇特事件。”

  “那就先检查一下杨芸芸的尸体吧,我也是刚知道这件事,还一头雾水。事实胜于雄辩,我说多少都是空话,倒不如我们一起调查杨芸芸事件,说不定你会得知更多的内幕。”穆思辰说。

  “小单,你为杨芸芸做一个简单的检查。”林卫说。

  单奇就像林卫所说的,是个全能后勤人员。此刻他兼职法医,从手提箱里拿出一些穆思辰完全没见过的仪器,对杨芸芸的尸体进行检查。

  单奇说:“双臂伤口很奇怪,不像是被利器切断,伤口闭合,有种自然脱落的感觉。

  “身体上已经出现尸斑,目测死亡时间在3-7天,不对!”

  单奇的冰块脸出现一丝裂痕,他看

  着探入杨芸芸体内的仪器,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林卫问道。

  单奇说:“杨芸芸的内脏死亡时间,和血肉死亡时间完全不同。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具体情况需要解剖才能确定。”

  “我立刻安排,你尽快出结果。”林卫道。

  穆思辰问:“内脏死亡时间是超过外表死亡时间,还是低于?”

  “她的内脏死亡时间起码超过10天,外表却好像死亡只有三四天一样。”单奇说。

  “她这几天还在照顾池涟?”林卫道,“看来得查查杨芸芸这些天的行动轨迹了。”

  有林卫帮忙,穆思辰等人便轻松不少。

  单奇带着杨芸芸的尸体去解剖,而林卫则是找人调查杨芸芸这些天的动向,穆思辰四人只要等结果就可以了。

  林卫忙碌时,池涟醒了。

  见到穆思辰在身边,池涟心中有了安全感,她告诉穆思辰:“我刚才在梦里,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穆思辰问道。

  池涟:“大概十七八天以前吧,我和杨芸芸一起逛街,发现她变得特别爱吃。她是个特别重视身材和健身的人,从来不吃垃圾食品,保持记低碳健康饮食,体重也只有九十多斤。

  “但是那天,她喝了两大杯奶茶,吃了汉堡炸鸡麻辣烫、炸串、关东煮……她吃了这么多食物,晚上竟然还去吃了火锅,点了那么多菜全吃光了。

  “我当时很奇怪,就算她突然想吃这些东西,一个平时食量就很小的人,一下子吃这么多东西,胃怎么可能承受。

  “但她一点事情都没有,还告诉我她已经想开了,人生在世,美食最重要。”

  “她有没有说自己为什么产生这个想法?”穆思辰引导池涟回忆。

  池涟说:“我也问了是什么改变了她的生活方式,她说她……奇怪,她说什么我好像忘了。不对,我记得!

  “她说她最近旅游,去了一个叫起源镇的地方,想法改变了很多。她认为人不该压抑本性,应该回到出生时的样子。

  “她的样子很奇怪,我当时反驳了她几句,她向我讲了关于起源镇的一些故事,我说你是不是中邪了。

  “她的表情突然变得异常凶狠,对我大吼她也不想这样,如果我和她面临同样的事情,我也会变成这样。

  “我说绝对不可能,人不会这么容易改变的。她说那你就试试,我会把起源镇的地址给你,之后我们就不欢而散。

  “事后,我就忘记了这件事,直到今天才在梦里想起来。”

  起源镇……

  听到池涟是通过梦境回想时,穆思辰曾怀疑杨芸芸的情况与蝴蝶有关,却没想到不仅与蝴蝶没有关系,还牵扯出一个新的小镇。

  “啊,对了,我还想起来,当时她的手机桌面壁纸,是一个图腾。”池涟说道。

  “画出来看看。”一边正在电脑上查着什么的林卫不知何时闪现到池涟身边,还递上笔和纸。

  “谢谢,你是谁?”池涟充满警惕地说。

  林卫和穆思辰交流时,池涟一直在睡觉,根本没有注意到家里发生的事情。

  “帮手,刚给他看了自我图片。”穆思辰简单地解释道。

  剩下的,等林卫有时间自己告诉池涟吧。

  听到自我图片,池涟便自然地信任林卫,她提起笔,在纸上画起来。

  “我没学过画,画得不好,真正的图腾不是这个样子的。”池涟边说边解释,“下面这个是大地,上面这是人,整个图案是一个人影牢牢地站在地面上,这个人左边放着一个投石器,正在将石头丢向天空,右边堆着一个土堆,正在往水里填土。”

  “你这图画得不说和原图一模一样,只能说是毫无关系。”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的贺飞凑过来说。

  池涟不好意思地说:“你们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就行。”

  是大地。穆思辰在心中暗暗想道。

  天空、大地、海洋,目前为止,他已经接触了天空和海洋的力量,据说大地的力量已经被秦宙吞噬得差不多了,他以为除了秦宙之外,没有机会再见到与大地有关的神级怪物了,没想到池涟身边就有一个。

  “这个起源镇怎么走?”不知情的林卫认真道。

  池涟、贺飞、程旭博三人看向穆思辰。

  穆思辰告诉林卫:“我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小镇的名字,我们也去不了。不过我想,关于起源镇的线索,应该能通过调查杨芸芸查到。”

  林卫记说:“我已经查到了,杨芸芸的社交没有任何问题,她近期也没有旅游过。她只是从一个月前开始,就变得喜欢吃东西,还……”

  他看了眼池涟。

  “还怎样?”池涟问道。

  林卫继续道:“杨芸芸以前是没有男友,也不愿谈恋爱,也没有和哪位男性有特殊关系,对吧?”

  池涟道:“对,她工作很忙,没时间经营一段感情,也不愿意和谁发生露水姻缘,就一直单着了。”

  林卫叹道:“一个月前,她忽然变得热衷于去夜店,有时候在一个晚上会接触三名以上异性。和你之前说的暴食一样,从节制变成过度解放天性。”

  “我这些天被游戏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也没有联系她,没想到她竟然遇到这么多事情,要是、要是我早点关注到她的情况,我们是不是就有办法帮她了?”池涟求助地看向穆思辰。

  穆思辰也不清楚如果在十五天前遇到杨芸芸,他能否帮助对方。但如果是现在,他至少可以给杨芸芸贴一张自我贴纸,让她保持清醒,不会做出这些违背本性的事情。

  “恐怕不行。”林卫看了眼手机,对几人说,“单奇刚刚给我发来信息,确定杨芸芸心脏停止跳动时间应该在15天以上,也就是说,你们经历一系列离奇事件之前,她就已经死了。”

  “但是她还来照顾我,给我做饭吃。”池涟怔怔地说,“上次吵过架之后,我们的确没有再见面,可是每天都有聊天,也早就和好了。要是她十五天前就死了,那是谁在和我发信息。”

  林卫道:“也是她本人。刚刚同事传来消息,这十五天杨芸芸除了变得不爱吃东西以外,其余时间一样是正常上班下班,晚上照旧去夜店,除了照顾你这几天,她没有断过一次性伴侣。我已经找人去调查与她有过关系的男性了,尤其是这十五天内接触的,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众人同时陷入沉默之中。

  这件事远比刘总猝死案件中的梦境空间,和林卫接触过一些群体案件更为诡异,穆思辰也第一次接触到了有关大地的力量。

  他想了想,对林卫说:“告诉单奇,每个器官的死亡时间都要确定一下。我怀疑……杨芸芸身体的某些部位,还活着。”

  这下别说三位普通人了,连林卫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穆思辰。

  穆思辰也不好跟他们解释,一切只是他的猜测。

  他怀疑,杨芸芸之所以能够在死后行动这么久,是因为她受到了大地的污染。

  秦宙主掌大地的力量,通过和秦宙的接触,穆思辰对大地的力量有一点猜测。

  他认为,大地具有再生的力量。

  秦宙第一次展现出这种力量,是穆思辰手臂骨折后,小章鱼用一条触手为他疗伤,瞬间治愈了他的骨折。

  之后,姚望平为了潜入加工厂毁容,把自己变成一个全身都是眼睛的怪胎。这种别人的眼睛和自己的身体完美融合的能力,要不是像大眼仔一样对眼睛有着某种执着,其本质也是一种再生。

  接着,姚望平的胸口插入守护之剑,穆思辰将剑拔出后,那么严重的伤,小章鱼依旧能够让姚望平恢复。

  纪羡安也提到过,祥平镇的守护者都在守护者训练所接受过身体改造,他们的身体被记注入一些秦宙的力量,可以在机械和血肉间自由转换。

  植入机械后依旧能恢复身体的力量,同样是再生。

  林卫没有追问,而是叫单奇去查。

  过了一个小时,林卫脸色难看地说:“你说的没错,杨芸芸的胃和x器官,是活着的。”

  br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