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理想小镇[无限] 第101章 水触手

小说:我的理想小镇[无限] 作者:青色羽翼 更新时间:2022-05-22 00:25: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调酒师剖心化花, 引起了酒吧内的人群慌乱。

  穆思辰释放出水自我图腾,还可以说是像拍电影一样好看,一小部分人害怕, 但更多的人是觉得炫酷的。

  调酒师却是真正正正的死亡了, 这里所有客人都认识调酒师,一个熟悉的人以如此诡异的方式死去, 客人们难以接受。

  尖叫声此起彼伏,酒吧内瞬间变得极乱。

  一群人争先恐后地向大门跑,想要逃出去, 就算林卫和单奇身体素质再好, 双拳难敌四手, 也不可能拦住这么多人。

  更别提在拥挤过程中会发生踩踏事件,极有可能造成人员伤亡。

  穆思辰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他听到第一声尖叫,就立刻将手放在水龙头上,一道比净化服务生时更大的自我图腾悬浮在空中。

  这是十字镐净化穆思辰体内蝴蝶和起源的双重污染时积攒的能量, 能量庞大, 相当于一个支柱级的自我贴纸。

  就算不能在酒吧内制造领域,也可以清除众人身上的精神污染。

  酒店客人们亲眼看到调酒师变的花朵,这样的画面冲击了他们的精神,或多或少都沾染上一丝精神污染, 甚至有可能造成精神错乱,必须及时净化。

  制造出自我图腾后,穆思辰轻声道:“净化。”

  水自我图腾瞬间化为雾气, 笼罩住整个酒吧, 随着呼吸进入每个人的体内。

  林卫正在拼尽全力阻止人们往外挤, 他被人打了好几拳, 脸上出现一些淤青。

  他正想着要不要鸣枪示警时,雾气扩散开来,人群渐渐平静下来。

  吸入雾气的人转移视线,望着站在吧台内的穆思辰。

  穆思辰微微抬起手,向下压了一下,低声道:“睡吧,睡醒了,所有不快的记忆就会被驱逐出你们的脑海。”

  这也是一种另类的驱逐能力。

  穆思辰方才从贺飞身上借用了“驱逐”能力,将这种能力融入自我图腾之内,通过雾气驱逐众人的记忆。

  听了他的话,酒吧内的人纷纷闭上眼睛,软软地倒了下去。

  林卫检查了下自己脚边的人,发现他们只是睡着了,便微微松了口气。

  这时,林卫请求的支援已经到了,同事们围住酒吧,通过对讲机询问林卫是否需要进入酒吧支援。

  林卫看了眼吧台内妖异的花朵,只觉得眼睛生疼,头晕目眩,眉心松果体一跳一跳地胀痛,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那里长出来一般。

  有自我图片保护的他见到这朵花尚且如此难受,同事们要是见到了,怕是会变得和酒吧内的人一样情绪激动。

  于是林卫对着对讲机说:“暂时不要进入,等我通知。”

  他锁上大门,迈过地上睡着的人群,走向穆思辰。

  之前林卫守着大门,离吧台较远,又被闹哄哄的人群挡住视线,没有听到穆思辰与调酒师对话,也没看到调酒师剖胸的一幕,不知道哪儿来的这朵诡异妖艳的花。

  “这是什么?”林卫道。

  “是调酒师。”穆思辰望着那朵花,轻声道,“他以自己的生命为给养,养出了这朵花,他在逼我。”

  穆思辰看到这朵花的根茎已经刺破厚厚的瓷砖,扎根泥土中,它比刚才变得更大了一些。

  如果穆思辰不收走这朵花,它越来越发达的根系会破土而出,不断吸收酒吧的水,靠着异世界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大,顶破酒吧的天花板,穿过酒吧墙壁,让所有人都看到这朵花。

  到时候,污染会持续蔓延。

  当然,世界有屏障,人类的大脑也会保护自己。只要不持续接触污染,很快就能恢复正常。

  但见到这样一朵恐怖的花,有谁会不想,有谁会不常来看看。

  想得越多,污染越深。这朵花会在人的脑海内生根发芽,最终破颅而出,开出灿烂的花朵。

  这朵花,这个礼物,穆思辰必须收下。

  当然,穆思辰本就要去起源镇的,他要见一见卓怀初,他想要了解这个人。

  他只是不想手染鲜血,不想杀掉现实世界里一个活生生的人,这个人还曾和他一样,是个玩家。

  就算得不到去起源镇的门票,穆思辰也只会选择净化污染,防止污染持续影响现实世界,而不是取心。

  穆思辰贯彻了他的原则,但他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亡。

  穆思辰不会把调酒师的死视为自己的错,但他会心情不好。

  他会有种挫败感,有种无力感。

  “我不会让这朵花影响现实世界的。”穆思辰对林卫道。

  他伸手放在水龙头住这朵花。

  十字镐水龙卷将这朵花连根拔起,浓缩成一团小小的水球,在穆思辰的掌心旋转着。

  穆思辰取出手机,在游戏app中选择“回收武器”。

  他又点开图书馆,找到那排空白书籍,收走了这朵花。

  他有了第四本同神级怪物有关的书。

  这本书的封面上画着一颗种子,种子埋在泥土中,冒出两个崭新的绿色的芽。

  图案参天巨木,还是化为腐蚀世界的毒藤?

  穆思辰望着那句话,他觉得卓怀初大概认为祂是一棵撑起天空的神木,可在穆思辰眼中,卓怀初或许已经成为侵蚀世界的毒藤了。

  他关闭游戏app,对林卫道:“可以让你的同事进来将人带走了。他们不会记得今天发生了什么,就像你看不到‘空间搬运’能力一样,他们的大脑也会保护他们永远记不起今天看到的事情。

  “检查他们的手机,删掉录制的视频,虽然我觉得监控内应该已经留不下什么了。”

  “已经录制的东西为什么留不下来?”林卫拿出手机,他刚才也稍微拍到了一点穆思辰施展技能的画面。

  但他打开手机相册,左翻右翻,也没有找到方才录下的视频。

  “怎么回事?你怎么做到的?”林卫问道。

  穆思辰:“我驱逐了关于今晚的记忆,除了有自我图腾保护的人之外,在酒吧这个不稳定的领域内,无论是记忆还是电子设备,都不会留下今晚的相关痕迹。你有自我图腾保护,能够记得发生的事情,但你的手机没有,就无法保存视频。”

  林卫心中升起一丝危机感:“你们,还有隐藏在暗处的敌人,都可以随便在现实世界使用这种力量吗?”

  “怎么可能。”穆思辰道,“你也看到了,我所有的力量全是通过这里的水才施展的。是酒吧内的水出现了问题,这里的水拥有异世界的力量。只要封锁酒吧,切断这里的水源,不让任何人和物靠近这里,就不会有什么事情。我离开这间酒吧,也会变回一个普通人,最多能用手机下载一下自我图片。”

  林卫微微松口气,但又想起一件事,问道:“可是程旭博还能施展‘空间搬运’藏起杨芸芸的尸体。”

  穆思辰道:“那是杨芸芸被污染了,系统才允许程旭博使用的。除此之外,程旭博没办法对任何人或物施展空间技能。”

  系统的屏蔽力量很强,他们在现实世界的力量也是薛定谔的力量,需要他们有能力时就有,不需要时就没有。

  相处了一段时间,林卫对穆思辰有了初步的了解,他判断穆思辰说的话全部是真的,他相信穆思辰。

  可接下来的问题是,他该怎么写报告,才能汇报今天的事情呢?

  林卫有些头疼。

  他叫来外面的同事,让大家把人都扶上车,对外就说是群体斗殴的伤者和醉酒的人。

  等他们醒来,例行询问一下,确定大家不记得今晚发生的事情就可以。

  收到林卫的消息,单奇也从后门跑了回来,抬头看着吧台上的监控摄像头,大概是想调监控查看异能大战。

  林卫有些心虚地说:“别看了,监控已经被删了。”

  单奇瞪圆了眼睛,仿佛在说“你答应过我的”。

  林卫挠挠脸:“又不是我删的,穆思辰大展神威施展异能一口气删掉所有视

  频,保证今晚信息不会外流。我们要向上级汇报的视频也没有了。”

  单奇抽抽鼻子,看向穆思辰,似乎想说些什么。

  但他看到穆思辰的样子,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穆思辰坐在吧台的地面上,后背靠着酒柜,一脸疲惫至极的样子。

  单奇顿了一下,上前拍拍穆思辰的肩膀,语气硬邦邦地说:“好好休息,剩下的我们处理。”

  穆思辰的能量值和精神力几乎要耗尽了,他本想就这样睡过去,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林卫说:“保险起见,给杨芸芸接触过的人身上都贴好自我贴纸。

  “如果可以,我想看看你们之前调查过的关于群体污染的案件。”

  “我会向上级申请的。”林卫说,“还有什么事情吗?”

  他看穆思辰一副欲又止的样子,不由问道。

  穆思辰本想让林卫帮忙调查一下现实中叫“卓怀初”的人,但转念一想,卓怀初未必原本就叫“卓怀初”,说不定是在祂成为神级怪物后,因为怀念过去,给自己重新取的名字。

  而且祂已经是个神级怪物了,一旦调查祂,就等于了解祂,靠近祂,就算身在现实世界,也未必能够抵抗污染,这对林卫来说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另外,系统既然切断了卓怀初和现实世界的联系,说不定已经抹去了祂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林卫也未必能够查到。

  找林卫查,要么查不到;要么查到了,林卫被污染。

  还是不要做这种无用功了。

  穆思辰摇摇头说:“没什么事了,你帮我把池涟叫来。”

  林卫点点头,组织人手扛人去了,顺便叫来呆坐在角落里的池涟。

  池涟听到穆思辰叫她,微微一愣,神色怔怔的,过了好一会才磨磨蹭蹭地来到穆思辰身边。

  穆思辰还没有归还池涟的“剪切粘贴”和贺飞的“驱逐”能力。

  贺飞也凑上来,小气地拽拽穆思辰的胳膊说:“把我的能力还我啊。”

  穆思辰说:“还有一件事没做,是吧,池涟?”

  从见到那杯“万物起源”开始,池涟的表现就好像是梦游一般,直到此时穆思辰喊出她的名字,她才像恶梦被惊醒了一般,疯狂摇头道:“不是我的错,我不是故意的,我都不记得!”

  “我知道,我没有怪你。”穆思辰说。

  贺飞左看右看,疑惑道:“你们俩在说什么?”

  池涟抿了下唇,终于鼓起勇气对穆思辰说:“我想起来了,一个月前,在这家酒吧喝下‘万物起源’的人,是我。不,确切地说,那杯酒,是我和杨芸芸一起喝掉的。”

  贺飞顿时吓得一跳,躲在穆思辰身后,盯着池涟。

  “贺飞,你和他们到远一点的地方,不要听我和池涟的对话,也不要让任何人听到。”穆思辰吩咐道。

  尽管满肚子疑问,好舍友贺飞还是一手拎着服务生,一手拽着程旭博走得远远的,保证不会听到二人的对话。

  “我也是刚刚想到的。”穆思辰这才继续对池涟说,“在你告诉我,你的能力已经进化到可以‘剪切粘贴’别人的认知时,我曾想过,我将卓怀初错认成我的同学,这种能力和你的挺像的。现在我才想到,不是很像,而是就是你的能力。”

  “我真的不记得。”池涟为难地说。

  穆思辰道:“我知道,这件事也不是你做的,而是卓怀初利用你的能力做的。你当时的能力还没有进化到可以剪切‘认知’的程度,是有人强行提升了你的能力等级,这种事情,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只有神级怪物才能做到。

  穆思辰也是刚刚才想通这件事的始末的。

  池涟是大概在现实世界时,就因和杨芸芸一同来到酒吧,共同喝下那杯“万物起源”后被污染了,两人都得到了游戏的内测资格,进入游戏中。

  区别只是,杨芸芸喝下的种子在她体内生根发芽,让她在现实世界中就变得行为怪异。

  而池涟的种子还是种子,一直深藏在她的精神之中,没有长出萌芽。

  因为杨芸芸已经被污染,进入游戏后,她的初始登录地点是起源镇,而池涟的污染并没有蔓延,所以她和其他普通玩家一样,初始登录地点是瞳之镇,并同穆思辰相遇。

  只是那个时候,她不知道,穆思辰也不知道,她体内怀抱着一颗不定时炸弹,卓怀初随时可以引爆它。

  “是你告诉我你联络上了程旭博,你说你把我的账号推给了程旭博,让我通过好友,我才误把卓怀初当成程旭博,成为了祂的好友。”穆思辰指指手机,“当时,你用剪切粘贴能力,把程旭博和卓怀初的账号信息互换了。”

  “我不记得,不,我现在才记得!”池涟有些崩溃地说。

  穆思辰继续说:“我想那个时候,卓怀初应该只是通过你发现了我这个成功建立安全屋的玩家,祂没打算做什么,只是观察我,所以祂一开始没有和我说话。

  “直到祂在试图清除蝴蝶的污染时,发现了贺飞,才用你的能力,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改变了我的认知,让我觉得祂是贺飞公司的网络维修员,我以前认识的人,侧面观察我是不是已经成为了祥平镇的眷者。

  “随后祂发现我夺取了瞳之镇,成为了一镇之长,竟然没有像祂一样被系统抛弃,本体永远留在异世界,祂才对我产生了兴趣,在我清除公司内蝴蝶的污染时现身,主动联络我,暴露祂的身份。

  “祂对我很好奇,大概也有一丝嫉妒。

  “所以在我清除蝴蝶的污染后,祂才会利用杨芸芸和你,将我引到这间酒吧,与我对话,引我去起源镇。”

  “我真的……不记得,我不是有意的……”池涟不受控制地哭了起来。

  随着穆思辰的话,她已经全部想起来了,十五天前,她在游戏群里看到杨芸芸发的游戏网址,点进去后进入游戏,认识了穆思辰。

  穆思辰轻声道:“你还记得杨芸芸是怎么一边剁菜一边帮你盖被子的吗?你还记得她的胳膊是怎么掉下去的吗?我第一眼看到胳膊上的伤口,就感觉,那个伤口好像你的‘剪切’能力。”

  “我在想,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大概是因为,程旭博要来了。

  “杨芸芸想为你准备明天的排骨汤,但你想让程旭博看到一副惊悚的画面,只有这样,才能把贫穷的我从遥远的b市逼到g市,因为我真的很穷,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不舍得花那么多钱买机票的。”

  “是我,是我,通通是我!可是我不记得!我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像人格分裂了一样,只有你在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了!”池涟抓着头发,崩溃地说,“穆队长,被污染是这么痛苦的事情吗?”

  穆思辰举起手,一把水做的手枪出现在他掌心,他举枪对准池涟,温声道:“没关系,我会帮你‘驱逐’这颗种子,‘驱逐’这些记忆,毕竟这些事情都不是你做的。这之后,你还是我的希望眷者001号。”

  他轻轻扣动扳机,一颗水做的子弹没入池涟眉心,她望着穆思辰,露出一个解脱的笑容,轻轻落下一滴泪。

  这滴泪落到地面上,化为一颗干枯的种子,随风皲裂了。

  池涟闭上眼睛睡着了,像是在做一个美梦,梦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穆思辰用尽最后一丝能量值,无力地坐在地面上,手掌垂在水龙头下,心中说不出的难过。

  池涟不会记得这些事情,这段记忆,就让他一个人深埋心底吧。

  他会记住的,记住杨芸芸的死,记住调酒师的疯狂,记住池涟的崩溃,记住神级怪物,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好累……”穆思辰垂下头,轻声道。

  他真的太累了,几乎要保持着这个动作睡着。

  就在此时,他掌心那团模糊到看不出形状的印记,在水流的作用下,变成了一条小小的水触手,轻轻地挠了下穆思辰的手心,缠绕住他的手腕。

  穆思辰感觉到手腕凉凉的,用最后一丝力气看着手腕,见到那条小小的、细细的水触手。

  他凑过去,伸出一根手指,这条触手便自然地搭在他的手指上,像是在与他指尖交缠。

  “我想你了,让我咬一口好不好?”穆思辰问道。

  小触手犹豫了一下,慢慢爬到穆思辰的肩膀上,颤巍巍地伸出触手,准备给穆思辰咬。

  穆思辰轻笑一下,他凑上去,轻轻吻了一下那道水流。

  “谢谢你来陪我。”穆思辰道。

  br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