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酒馆 第二章 难道是做梦?

小说:迷雾酒馆 作者:凉水降火 更新时间:2022-09-23 13:50: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唔……你刚才说,这里叫什么来着?迷路酒馆?”

  骁阳左手抓着鸡腿,右手抓着猪排,满嘴冒油。

  这两天可是饿坏了。

  夜莺一脸黑线,“是迷雾酒馆!迷雾!”不过她迅速地平息了心情,“其实叫迷路酒馆也行,因为也只有迷路的人,才能抵达这里。”毕她还狡黠地笑笑。

  骁阳此时正在餐桌前埋头苦吃,他心里被美食充满,并没有留意坐在对面的人的表情。

  不知过了多久,骁阳终于感觉人生完全充实了,从杯盘狼藉间抬起头来,拍着撑圆了的肚子打了一个漫长轰动的饱嗝。

  “王公子好食量嘛。”

  “这顿大餐实在太美味了,我这两天以来,只能喝白开水和咽口水,可把我饿出了魂。”

  骁阳用纸巾揩了揩沾在脸上的油脂,满足地说。

  夜莺被这滑稽的表情逗笑了,不过转瞬她的表情又恢复了那股高傲的样子。夜莺开口说道:“王公子,其实我找你来,是有一事相求。”

  骁阳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搞得摸不着头脑。

  “你不是碰巧才把我救了的吗?”

  “非也非也。王公子三天前一来到此地,我就已经感知到,只是这几天任务在身,抽不出空闲,所以直到现在才和你见上面。”

  骁阳完全糊涂了,不知如何回答。

  只见夜莺抬起手臂,身后的老范便心领神会地走到身边,将一个黑色的锦囊袋子放在夜莺张开的手掌心上。夜莺将锦囊袋悠悠打开,抖出一块串着红绳的玉佩,伸过手来向骁阳展示。

  “这个,是王公子的吧?”

  骁阳一看,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果然,从小变戴在脖子上的玉佩不见了。难怪总觉得缺少点什么,原来是玉佩被夜莺取走了。

  “我爷爷给我的玉为什么在你那里?”骁阳说着半个身子爬上餐桌,伸手就要取回玉佩。

  夜莺顿时收手,让骁阳扑了个空。她狡黠地轻笑,这表情令骁阳感觉受到了玩弄,直呼不爽。

  “美女,这可不好玩。”

  “王公子可有听到方才我说的话,我需要你答应,帮我一个忙。”

  骁阳感预感绝非好事,皱起眉头:“你先说是什么忙。”

  夜莺表情轻松,她悠悠地推开椅子站起身来。

  “王公子,跟着我来,自然明白。”说罢便自顾自地转身走去。

  骁阳在原地愣了愣,老范鞠躬张臂示意。骁阳顿时泄了气,只能跟上。

  一行人通过一个拱门,离开了酒馆大厅,又是一条全封闭的廊道。廊道两侧墙上,每隔几米就有一盏煤油灯,将整条廊道映照成橘红色。

  廊道的尽头是一扇厚重的铁门。老范走上前推开,铁门里边一片漆黑。骁阳抻长了脖子向里边探望,肉眼完全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夜莺回头见骁阳谨慎的样子,轻蔑地笑笑:“王公子无需担忧,大胆地跟着进来吧。”

  “谁担忧了!我王骁阳天不怕地不怕!”骁阳大嚷着紧跟在夜莺之后。

  砰!

  二人刚刚步入屋内,铁门猛地便关上。骁阳顿时浑身一紧,吓了一跳。

  只听夜莺打了个响指,屋内的烛灯便滋滋燃起,四周顿时明亮了起来。

  骁阳四顾,屋内的墙上挂满了照片,相框从四周到中心,由小到大排列。于是在正面的墙上,一幅与人等高的相片映入眼帘。相片上熟悉的脸庞勾起了骁阳脑海深处的美好记忆。

  “这是……我的爷爷?”

  尽管相片上的脸庞十分年轻,但是骁阳还是从那充满正气的眉眼中认出此人是他敬爱的爷爷。

  那些幼年时的美好回忆瞬间在骁阳的脑海里猛烈地翻涌起来。夜莺拍了拍他的肩膀,才回过神来,不知觉已然热泪盈眶。骁阳赶紧用手背擦擦:“这里灰有点大,把我的眼睛刺激到了。”

  夜莺并不接茬:“这相框上的人,想必王公子再熟悉不过了吧。”

  “我们都称他为雄鹰。”

  “我们?”

  “灵侍。”夜莺表情变得严肃。

  “灵侍?”

  “没错。灵侍者,亡灵之侍应也。我们在迷雾之中,阴阳重叠之地,净化游魂,斩除青皮,予平世清净。”

  骁阳一脸蒙圈:“姑娘,你说的话,我是一个字听不懂也。”

  “总而之,我们需要你的加入。”

  夜莺转身朝向骁阳,脸上满是坚定。

  见此情景,骁阳一脸苦笑,挠着头推脱道:“你刚才说的我是一句话都没听明白啊。”

  “还有时间,慢慢地你就明白了。”夜莺不依不饶。

  “那加入你们的话,我需要干嘛?”

  “你是答应了吗,太好了!”夜莺脸上绽开笑花,蹦跳着给了骁阳一个拥抱。

  骁阳原本青白的脸刷地红得沸腾了。

  “喂喂,我还没有答应啊!”

  骁阳赶忙挣脱开来,“你能不能好好听人说话!”

  闹哄哄的场面随着铁门被重新打开戛然安静下来。

  老范走到夜莺身旁,向夜莺耳语几句。

  夜莺的脸十分僵硬,显然老范来传达的绝非是好消息。

  “愈来愈早了。”夜莺恍神地自自语。

  她回过头来,语气急切:“王公子,情况紧急,不容你考虑了。”

  “蛤?”骁阳依旧搞不清状况。或者说越来越迷糊了。

  只见夜莺走到骁阳跟前,伸出一根手指,对着骁阳的脸打圈圈。一丝幽亮的紫光萦绕于夜莺那根指尖,跟随着指尖,慢慢绕成圆圈。夜莺细声念道:“睡吧,睡吧!”

  “你这是在……干……什……”

  话未说完,骁阳头脑昏沉,整个身体像被拆了骨架似的突然没了支撑的力气,瘫软下来,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已是深夜。

  这两天睡得太多,骁阳感觉脑袋像有千斤重,丧失了分辩的能力。

  这里是哪里?

  他茫然四顾,感觉似曾相识。

  身体一侧的铁栏,身上盖着的印有蜡笔小新图案的被子,耳边响着某人的鼾声。

  这里是,学校宿舍!

  我怎么回到大学里来了。

  “刚才我还在……还在哪里来着……”

  骁阳使劲拍了拍脑袋,可是头疼得厉害,什么都回忆不起来了。

  s..book876572881511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迷雾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