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酒馆 第三章 灵侍

小说:迷雾酒馆 作者:凉水降火 更新时间:2022-09-23 16:14: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咱~当兵滴人~有啥不一样~”

  寝室外走道里,广播正放着激昂的军歌。

  学生们起床洗漱,穿好军装出门。

  骁阳迷糊地看着眼前这一派忙碌的景象。

  “真羡慕他,不用军训!”同寝室的小胖子向其他舍友抱怨道,“这不公平!”

  骁阳暗自一笑:“我是王家独子,还用得着和你论公平。”于是一个翻身,便又沉沉睡去。

  他又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正拍打着他的脸。待他睁开眼一看,那张白皙幽媚的脸庞近在咫尺,鼻子喷出的气息摩挲着他脸上的汗毛,骁阳心里直发痒。

  春梦吗?发达了!得好好把握!

  说着便控制自己的双手揽住那女子的纤细腰肢。

  啪!

  骁阳顿时感到脸颊上灼烈的痛感。

  “哎哟!这梦里怎么会痛!”骁阳摩挲着自己的脸颊。

  “王公子,可别做白日梦了!现在情况紧急,需要你赶紧随我前去酒馆!”夜莺急切地说道。

  酒馆?

  骁阳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原来我在学校你们给我带去了酒馆,在酒馆你们又带我回了学校,现在又这么着急地说要我跟你回酒馆,不是玩我呢嘛!”

  夜莺嗔笑,“可不是玩弄你,王公子。之前前去酒馆的是你的魂,现在要连同你的肉身一同前去。”

  骁阳又被夜莺的话给搞糊涂了:“我发现,你说的话虽然每一个字我都明白,但是连在一起我是一个字都理解不了。”

  “总而之,请立即起身收拾行李,此行关乎生死存亡,姑且不可怠慢。”

  骁阳看着夜莺认真的表情,终究妥协。

  “英雄难过美人关呐!”骁阳暗自感叹。

  不久,骁阳手提着旅行袋,和夜莺行走在校园大道上。

  夜莺的身边跟着一条斗牛犬,似乎都在专注地走着路,大家一语不发。

  骁阳终于有机会好好分析眼前的处境。

  此前,夜莺说要他加入他们。他们是什么?灵侍?这灵侍说到底又是干什么的?不清楚,只知道似乎爷爷也是其中一员。另外就是——爷爷的玉佩!

  “对了,我的玉佩呢?”骁阳摸摸自己裸露的脖子,对一旁的夜莺说。

  “王公子请放心,那么重要的东西,我已让老范好好保管。”

  说到老范,那个凶神恶煞的蓄满络腮胡子的大叔形象即刻在骁阳脑海中浮现。

  “话说你那个跟班老范怎么没来?”

  “来了呀,不是在这嘛!”夜莺指了指身旁的斗牛犬。

  “啊?你是说这条癞皮狗是老范?”骁阳惊奇地反问。

  “这里是人世,老范在人世的皮囊便是此犬。”夜莺解释道。

  骁阳好奇地蹲下身来,嗤笑道:“老范乖,让我撸撸你的肉球,嘿嘿!”

  “汪!”只见斗牛犬低沉地猛吠了一声,对着骁阳龇牙。

  骁阳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夜莺对着斗牛犬斥责了一声,它便恢复了乖巧老实的样子。

  骁阳赶紧爬起身来,对夜莺打着哈哈以掩饰尴尬。

  两人一狗来到了位于学校后方的山脚下。

  茂密的树林间有一个供人进入的缺口,顺着缺口看进去,一条踩踏出来的砂石小路蜿蜒向前,看不到尽头。

  入口一侧有一块低矮的石碑,上面刻有几个褪了色的字——宁山地界。

  “宁山!”

  骁阳惊呼,他想起来年幼时在乡下爷爷家过暑假,爷爷住的祖宅后面也有一座宁山。

  “王公子很熟悉吧?”夜莺似乎明知故问般。

  “啊,记得以前爷爷祖宅后边,也貌似有一座叫宁山的山。”骁阳不是十分确定。毕竟那是自己幼儿园时期的事情,距今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见骁阳正挠头苦思,夜莺轻轻笑道:“彼之宁山即为此之宁山。”

  “你怎么这么确定?”

  “因为王公子年幼时我已在宁山上,雄鹰十分疼爱王公子,总将公子挂于嘴边。”

  “你是说……我小时候你就和我爷爷认识了?”骁阳此时满肚子都是疑惑,这夜莺的身上,充满了骁阳看不透的迷雾。

  “你说的没错,那时我已经是一名灵侍,和王公子的爷爷在酒馆早已熟识。”

  夜莺云淡风轻的语气,让骁阳震惊得合不拢嘴。

  “到底……灵侍到底是什么?”

  “灵侍就是亡灵的侍应,”夜莺稍作思考,似乎在脑海里整理语句。“成为灵侍,是生来便注定的。若孩童体内蕴含有灵气,那他将会被要求成为一名灵侍。人死后便成灵,正常死亡的亡灵自然便升天进入轮回,而死不瞑目的亡灵则如同被拷上了脚镣,游荡于人间。”

  夜莺的讲述并没有因为骁阳合不拢的嘴巴而停下。

  “人间步满了怨灵,将导致阴阳失衡。灵侍的责任帮助怨灵打碎镣铐,以酒洗浊,让他们无憾进入轮回。”

  “原本,一切按着期望那般实现,直到某一日,酒馆内来了一个美丽女子的游灵,且腹中怀胎,此等情况属实悲惨。不多久我们发现,这位女子及其腹中胎儿竟与酒馆中一位灵侍有关。那位灵侍,我们都称其为黑雀。只见他泪流满面,瘫软地跪倒在女子面前,哀嚎地诉说着,终于明白其中缘由——黑雀怀疑妻子与他人有染,不由分说地将她杀死。含冤而终的女人念在旧情,终究原谅了黑雀。可那盘踞腹中已达八月的胎儿怨气极重。恰至午时,阴阳轮回之门开启,林中迷雾骤生。霎时间,风起云涌,女子腹中发出幼儿尖厉的哀嚎。眨眼间女子圆滚滚的腹部射出一条须爪紧紧缠住跪在地上的黑雀的脖子,拖着便一起随风消失在门外迷雾之中。屋外黑色粘稠的迷雾游动着,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耳边那愈来愈远的黑雀的惨叫声。”

  “之后,我们再也没见过那女子和黑雀,只是林中却多了些奇怪的东西。每到午时迷雾升起,它们便降临世间,四处食魂,此乃青皮。这些年来,灵侍的力量已不足对抗,眼看迷雾出现的时间越来越早,青皮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怕是很快就要全军覆没,而人世,将失去保护。”

  夜莺的语调愈发悲凉,斗牛犬在一旁呜呜地低鸣。

  骁阳听完这些陈述,脑袋里像装了一摊子的烂泥巴。

  “所以……你要我成为灵侍……一起清理青皮?”

  夜莺郑重地点了点头。

  “啊哈哈!”骁阳的笑声打破了沉重的氛围,“别开玩笑了,我只是一个废物富二代,我哪能飞檐走壁,刀光剑影去砍去杀你说的那些鬼啊怪的。”

  “不可能,我做不到!”骁阳笑着摆手,似乎这一切不过是儿戏。

  “王公子,你不会以为我说的都是玩笑吧?”夜莺表情凝重。

  “啊?你这个表情,这么认真,,我真是差点就信啦!”骁阳越笑越开怀。

  “王公子,我需要怎么样你才能信我所为实。”夜莺一脸认真,看的骁阳都不好意思继续笑下去了。

  骁阳看了看夜莺脚边的斗牛犬,指着说道:“你不是说这狗是那留着络腮胡的老范吗?你现在让他变个身,我就信你了。”

  夜莺低头看了脚边的斗牛犬,皱了皱眉。

  骁阳幸灾乐祸:“怎样?办不到吧!”

  “我真是太蠢了!居然还真的像个傻子一样打包行李跟着你们走到这来,要不是看你长得好看,我现在一定要痛扁你一顿才解气。”

  骁阳骂着狠话,转身就要离去。

  突然,骁阳感觉肩膀被一只大手强劲有力地抓住。

  “王公子,你回过头来看看。”

  是那个浑厚低沉的嗓音!

  骁阳慢慢转过身来,只见老范虎背熊腰的裸体,直挺挺地站在眼前,吓得骁阳险些晕厥过去。

  “王公子,这下该信了吧。”

  夜莺轻声说道,手里还抱着方才那条斗牛犬。斗牛犬就像是死了一样,一动不动地躺在夜莺怀里。

  “这是真的出窍了?”骁阳绕着圈,仔细观摩老范的身体,摸摸这摸摸那,这触感和平常人毫无二致。

  老范低头鞠躬道:“千真万确。”

  “哈哈哈哈哈哈哈……”骁阳大笑着,思想受到了眼前神迹的强烈冲击,笑着笑着,便一头栽倒在宁山山脚,留下夜莺和老范二人面面相觑。

  s..book876572881577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迷雾酒馆');;